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清代长春职官那些事儿 (六)

时间:2018-03-19 08:07:14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6.jpg

  官帽

7.jpg

  花翎

8.jpg

  李金镛激浊扬清,使当时长春民风为之一变。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通讯员 杨洪友

  公元1882年(清光绪八年),长春厅开启了抚民通判时代,主官由理事通判变为抚民通判。很多人并不知道从理事通判到抚民通判,对长春来说,意味着什么。从清光绪八年到光绪十五年长春升为府治,中间的七年是长春厅的抚民厅时代,其间,恰好有七名抚民通判任职,其中,既有任职时间最短的双全,也有最受长春百姓爱戴的李金镛。今天,本报老长春版就带领读者去了解这一变化对长春的意义,以及几任通判的故事。

  理事厅变抚民厅

  官制改革对长春的影响

  清光绪六年到八年,是铭安官制改革的实践阶段,他除了奏设宾州、五常、双城等厅及敦化县、伊通州之外,还就吉林、长春、伯都纳老三厅改制提出具体设想。早在光绪四年,铭安就提出将吉林厅理事同知升为吉林府,伯都讷厅理事同知改为抚民同知。

  长春在蒙地设治,地面属于蒙古王公,耕种者都是民人,形势复杂,民风彪悍,最难治理。针对这种情况,他提出建议:一是将长春厅理事通判改为抚民同知;二是在人口不断增加的农安,设立“分防照磨”;三是在长春厅东北部,距厅三百里的靠山屯“分防经历”。所谓“照磨”和“经历”,都是清代职官名称,其职能与今天的公安分局相似。

  清光绪七年,铭安就吉林、长春、伯都讷三厅改制问题正式提出方案。可能考虑到原来长春厅的改革设想步子迈大了,铭安在这次奏请中,伯都讷、吉林都是按光绪四年的方案操作的,但对长春厅,他认为长春厅理事通判不必一下子改为抚民同知,应改为抚民通判,并加理事衔;农安城也按照原奏,设分防照磨。但原来在靠山屯设分防经历的设想,因那里人口太少而作罢。于是,长春厅主官由原来的理事通判改为抚民通判。

  事实上,长春厅由“理事厅”改为“抚民厅”是这次改制的关键,这又是为什么呢?

  首先,在职权上,抚民厅的职权范围更大,改制前的理事通判,主要负责管理词讼,弹压地方,更像是今天法院和公安局的合体。而当时长春厅经过七八十年的发展,民人急剧涌入,人口大增,需要像州县那样对民人进行强有力的管理,这种情况下,理事厅就显得职能欠缺了。

  其次,从官员的资格上来说,理事厅的职官,按清代规定,只能使用蒙古族和满族官员,应由吏部派遣,这样的官员大多不了解地方实情,不能达到铭安的要求;改为抚民厅后,主官就变成了“要缺”,一方面可以参照奉天兴京抚民同知的做法,任用官员不分满汉,这样,主官任命就不再受民族出身的制约,地方上对官员的选拔更具主动权。

  第三,长春抚民通判又加“理事衔”,这样抚民通判仍可以管理“旗人户婚各事”,处理兼涉蒙民的司法事务。如果不加这个衔位,单纯的通判或同知,就没有这个权力。长春抚民厅的体制,其实就是强调要以治民为主, 是对蒙民双重管理体制的一种修正,也是对蒙汉人口数量变化的积极应对,更是吉林将军加强对位于蒙古王公私人地域的长春厅行政控制权和管理权的一种措施。

  改为抚民通判之后,长春厅不管是职权上,还是功能上,更接近州县,有学者认为,改为抚民厅后,与内地地方官的设置几乎没有区别。

  是非王绍元

  第一任抚民通判当如何评价?

  清光绪八年,朝廷批准了铭安的改革计划,铭安立即对长春厅人事进行安排。当年八月,长春厅第一任抚民通判走马上任。当时,铭安本着 “整顿吏治,以靖地方”的目的,选人标准不仅要亲民,还要“谙熟吏治”。

  按照政策,选的人需要符合几个条件,一是由吏部派到长春来的;第二,是在其他厅任过实职的;第三,官阶还要达到“抚民通判”标准。

  当时长春厅的理事通判福厚,因资格不够,被吏部“奉文撤回,归入即用班内另补”。铭安只有在吉林、伯都讷、宾州、五常等寥寥几个厅的主官中选调一位,最后铭安选定的是宾州厅抚民同知王绍元。

  《吉林通志》记载,孙堪是长春厅第一任抚民通判,王绍元在孙堪之前,是长春最后一任理事通判。这实际上是错误的。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档案明确记载,福厚才是最后一任理事通判;且在铭安光绪八年的奏折中,很明确地记载王绍元为长春抚民通判;还记载了福厚离职和王绍元接任的具体日期,这个日期也是长春厅抚民通判的开启之日,即清光绪八年八月二十日,也就是1882年10月1日。

  王绍元是直隶临榆人,副贡生出身,清光绪三年,以候选通判的身份来到吉林省。在吉林,他曾帮办文案,经管粮饷,并参与清讼局、盗案局的工作,后来被铭安派往阿勒楚喀苇子沟一带查放荒地,筹建宾州厅。

  厅县设治筹办工作是非常繁杂的,需要“修城垣、建衙署、兴学校、设弁兵”等,仅选厅城城址,王绍元就查勘了吉林东北一隅方圆千余里区域,经过辛苦调研,最终选在苇子沟地方建筑厅城。

  光绪七年,宾州厅建立,作为设治筹办委员,王绍元顺理成章地成为宾州厅的首任同知。在今天的黑龙江省宾县,民间流行着“王大人修宾州”的故事,说的就是王绍元。这些故事中,王绍元被描绘成欺压良善、巴结地方土豪劣绅的昏官。这并不符合史实。王绍元为建筑厅城呕心沥血,铭安曾在奏折中说他老成稳练,办事精详。正因王绍元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和能力,加之官阶相当,他在宾州任职满一年后就被调任长春,成为长春的首任抚民通判。意外的是,他在长春任通判仅3个月。

  光绪八年年末,王绍元被盛京将军崇绮传到奉天,要查询事件。此外,他还被宾州当地民人控告,他在宾州大搞城建时钱款花费和应交税费问题也被列入调查范围。王绍元从长春离职后,抚民通判一职由孙堪代理。孙堪在关内曾任知府实缺,是经铭安奏请,由吏部选派到吉林,准备出任吉林府知府的两名人选之一。

  从孙堪的“代理抚民通判”这一安排,以及当时的官员任命习惯,可知铭安还是准备让王绍元在案件结束后,回任长春的。但不幸的是,王绍元离职不久即病故。

  一年四任官

  双全创长春主官最短纪录

  王绍元任职时间只有三个月,这已经算短的了,但第三任长春厅抚民通判双全任职时间更短,他创下了清代历任长春主官最短的纪录。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光绪七年九月双全来到吉林,曾在浙江担任过处州(即今天的丽水)同知。光绪九年二月,铭安因病离职,希元接任了吉林将军,但希元因事还不能到任,这一岗位就由副都统玉亮暂署。当年四月,双全经玉亮委任,接替孙堪,成为长春厅第三任抚民通判。可随后因为双全的任命问题,玉亮被当时的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张佩纶猛烈地参奏了,理由是玉亮“不候属员禀承,任意径行”。这里所说的“属员”是指吉林分巡道,这也是铭安在吉林省官制改革中增设的重要岗位,所有府厅州县一把手的任免都应由分巡道提出建议,拟定后再报给吉林将军任命。玉亮越过分巡道,直接任命双全,这件事在当时吉林省官界引起轩然大波,大家认为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这才引来了张佩纶的参奏。

  张佩纶在奏折中,用词尖锐刻薄,他说玉亮“足近痿,目近瞽,疾近痰迷”,称他“衰病昏惰,公事紊乱”,他认为玉亮对双全的任职是“任意妄行”。这个参折中 ,张佩纶还说到了双全品质“素行卑鄙,遇事招摇”;说双全在玉亮的任命还没有下发时,就开始组建班子,肯定是早就知道自己会到长春任职,这显然是“夤缘干进”,攀附了玉亮,才会提前知道结果。

  看到这个奏折,光绪立即给奉天将军崇绮发去谕旨,让他对玉亮的相关问题“查明具奏”。崇绮可能没理解皇帝的旨意,直接给玉亮发去一道咨文,询问了相关情况,并要求将双全暂时撤职,归案候讯。双全在六月十六日离职,结束了只有40天的抚民通判任期,成为清代长春历史上任职最短的主官。

  玉亮接到崇绮的咨文,对张佩伦的参奏十分愤怒,也上了一道奏折,请朝廷下令让希元赶快赴任,还提到他被参之事。玉亮的这道奏折,让光绪对崇绮很不满。光绪认为,这个案子本来应该要求崇绮“缜密查办”,但崇绮把张佩伦的参奏之词告诉了玉亮,这是很不应该的,因此特地下谕旨,对崇绮批评诫勉。不久,崇绮上报了调查结果,他说,玉亮任命双全,并不知道吉林省的新政策,执行了老政策,并不是“任意妄行”;双全也不存在“夤缘干进等情”。然而,让人不解的是,虽然玉亮上报了双全已离职并由赵光璧接任这件事,但朝廷似乎并不知道,还以为双全仍是长春厅通判。光绪甚至在八月下旨给希元,让他随时查看双全在长春厅是不是称职。希元只好答复说,双全早离职了,安排在清理词讼、审理盗案的岗位上,很是称职。双全也没有因此事受到影响,此后不久就代理了双城厅通判。

  长顺到吉林后评价双全“办事稳慎,办事明晰”,也算认可双全的能力,曾奏请将他补授伯都讷任同知。但后来在光绪十九年补授长春府知府上,长顺并没有推荐符合条件的双全,而把自己喜欢的文韫推了上去,双全永远失去了回任长春的机会。接替双全的赵光璧,在长春也仅任职4个月。就这样,一年时间,长春厅竟然换了4任抚民通判,走马灯一样的官员让长春绅商各界应接不暇,长春厅根本没有得到治理,铭安所设想的“以靖地方”的目标也没有实现。

  吉林将军希元到吉林任职后,听说长春“号称难治”,就在光绪九年十月,专门委派颇有声望的李金镛到长春,开始长达三年的治理。李金镛的到来,确实是长春人的幸事,他激浊扬清,使长春民风为之一变。在他故去后,他的事迹被宣付国史馆,长春士绅禀请专修李公祠来纪念他。

  光绪十二年六月,李金镛要赴部引见,请求辞职,并于八月离任。在随后长春厅人选上,希元选任的毓斌、善庆并不理想。希元由此认识到,长春即使改为抚民通判,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长春厅存在的种种问题;因为抚民通判的人选很受限制,只能从吉林现有符合条件的人中来遴选。希元认为要根本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把长春升为府治,这样,按照规定选拔官员的范围就更广,中原地区符合条件的人会更多。在希元看来,长春厅改为抚民通判不算成功,但它为长春升为府治奠定了行政基础,其影响还是很大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