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清代长春职官那些事儿(十)

时间:2018-04-17 07:31:58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15.jpg

  《吉林通志》中关于杨同桂在长春事迹的记载。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通讯员 杨洪友

  清末的长春府知府中,文韫和杨同桂的出身,以及在奉天和吉林的很多人,经历都非常相似。与文韫的负面评价相比,杨同桂不仅生前深得上官重用,还在史书志书中留下传记,被长春人立碑纪念,杨同桂在吉林、在长春书写了怎样的人生呢?

  吉林将军长顺

  费力挖来的人才

  杨同桂,字伯馨,顺天府通州人。在今天的资料记载中,只记载了他去世于1896年,而不知其生年,很让人遗憾。在吉林将军长顺光绪十六年的奏片中,曾记杨同桂该年为37岁,据此,我们可知他应当是出生于咸丰四年,即1854年。

  史志曾说他“性警感”,“有当世才”,其实杨同桂从小读书极多,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后来成为一名官学生,在科举上却不顺利,于是捐了“同知”。后来杨同桂的父亲杨文圃出任奉天海龙首任通判,杨同桂就跟着父亲来到东北,做了杨文圃的助手,发挥了幕友的作用。光绪十年,杨同桂决定改变人生,寻求出路,于是投笔从戎,投效了奉天军营。几年下来,杨同桂所展示的才能,让奉天将军庆裕对他极为器重,正好钦差大臣穆图善在东北练兵,向庆裕咨访人才,庆裕就推荐了杨同桂。杨同桂到了穆图善手下,承担了文案、支应局帮办等差事,他老成干练,毫无差错。后来定安接替穆图善,将杨同桂升任营务总务和冀长。只要是定安出阅军队,必定带着杨同桂。按惯例,海军衙门对在东北军营中的优秀者论功请奖,奏请将杨同桂“俟得缺后以知府用”,意思是说,他只要做了同知实职,就可以用到知府的岗位上。

  光绪十四年,吉林将军长顺为整顿吉林军政,开始四处寻找可以协助自己的“结实可靠之员”。他对杨同桂的大名早有耳闻,于是就写信给定安要人,几次交涉后,定安才恋恋不舍地将杨同桂送到吉林。杨同桂到吉林后,被任命为边务粮饷总理。

  但不顺的是,当时杨同桂是以“试用同知”身份投效吉林的。在清朝,已经取得任官资格的人,要想得一个实缺,其方式很类似于二三十年前我国的大学生择业制度,即双轨制,既可以国家分配,也可以自己找接收单位。这些官员也可以坐等吏部通过拣发的方式派到地方,还可以自己投效到各省,督抚、将军如果看中该员的才能,就奏请中央“留省补用”。如果吏部认为条件符合,就会进行登记,发给该官员执照,等于把组织关系调进这个省,就可以担任职务了。可是等长顺上奏留用杨同桂时,清朝出台了新规定,“试用同知”是不能留省补用的,这就等于杨同桂丧失了留在吉林省的资格。长顺当然不甘心,好不容易挖来的优秀人才是不能轻易放走的。他经过再三思考,又上了一道密片(也称为“特折”),奏折中说,在选人用人上,要看他是不是适合某个岗位或地区,杨同桂“器识明敏,才胜吏事”,又熟悉边情,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因为资格不符“置于闭散”,太过可惜,能不能破格一次,就留到吉林省。

  长顺之所以使用密片,是清朝实行的是事例制,如果吉林省破格留用了“试用同知”,那其他省份也可以参照执行这个政策。而用密折,朝廷就不能把这个奏折印在邸报上公开发放,各省也就无从知道此事,就谈不上参照了。由此可以看出,长顺真是求才若渴,以及他对杨同桂的喜欢和重视。光绪帝深知吉林人才缺乏,也知道一般的官员不爱去这个遥远寒冷的边疆省份,于是同意了长顺的请求。

  杨同桂这才正式留在吉林,他先后担任边务粮饷处、发审局主管作。光绪十七年,吉林省开始编修第一部大型通志——《吉林通志》,而杨同桂在这方面很擅长,于是他又被调到吉林志书局,开始了《吉林通志》的编写工作。但光绪十八年正月,杨同桂因母丁忧而回原籍,一直到光绪二十年五月才又回到吉林省。

  出任长春知府

  受命于危难之时

  光绪二十年七月,当时的长春府知府文韫被调往吉林,署理吉林分巡道一职。长顺经过再三思考,因为杨同桂“才优学裕,任事精详”,而且《吉林通志》的编修工作也接近尾声了,于是派他到长春接任知府。当时的长春,因为光绪十八年征收厘捐发生的商人罢市案,导致长春城内多家大商号被查封和荒闭;光绪二十年又发了西夹荒抗丈案,上千农民被屠杀,这两大案件重创了长春商业和农业。当时的长春人心惶惶,这对新到任的杨同桂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长春人也早就听到过杨同桂的名声,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而杨同桂也确实用“一片冰心”来回报长春,他“莅郡伊始”,善政多端,大刀阔斧地在司法、捐税、治安、教育等几方面,开始整治工作。

  据记载,杨同桂非常勤政,他经常只带几个随从出城下乡去安抚百姓,回来后又按堂就座,审理案件。当时长春多年积案如山,商民受累。杨同桂的高超之处,是他“听讼如神”,“当堂批断”,也就是他基本不用借助于刑名幕友,即可完成案件审断,这在当时不是一般的官员可能做到的。在清代,“刑名、钱谷,动关考成”。而刑名特别重要,因为一旦这方面出错,将无法弥补和挽回;而且清代量刑的依据是例案,各种断案条例浩如烟海,不是专攻此业者,是很难参透和熟练运用的。所以,上到总督、将军,下到知县,不仅要聘请刑名幕友,而且其报酬还要比其他科目的幕友高上一二倍。可是杨同桂却独立判案,可见其对大清法律极为熟悉。《吉林通志》都说他看起来只是个中等个头,相貌白皙,“视之文弱书生耳”,可是“机牙四应”。如此断讼神明,“挟私讹诈者为之运遁,调词架唆者无所呈能”,几个月下来,就清理积案百余件。

  当时长春商业萧条,很多家商号的捐税也不能足额上交。按当时的习惯,凡是不能及时纳税的铺商,都要加征几成;还有一部分商人透漏税款,但是杨同桂体谅民艰,并不“例外苛罚”。对于农民,在斗税征收上,“力为矜全,至民无加增之苦”;对于各镇的商号,通过平定银价,让钱法平稳,保商无歇业之家,达到商业繁荣的目标。

  另外,《长春县志》还特别记载了杨同桂的一些减轻百姓负担的措施。如正值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军事物资和军人要运往辽南。按照惯例,“军车过境”时所用川资一般由当地百姓承担,这也正是乡约、役吏加征勒索,大发横财的好机会,百姓负担极大,怨声载道。但杨同桂不是大搞摊派,他还拿出自己的养廉银来支付这笔费用,根本不给乡约敲诈百姓的机会。杨同桂还崇尚儒学,兴建学校,曾捐资修缮文庙,把文昌阁由一层改建为二层;他又出资补贴养正书院的士子们,在大试之时亲自批阅试卷,生怕人才被埋没。吉林省大批军队被长顺带往辽阳参与对日作战,地方空虚,胡匪四起,全省各地谣言满天。杨同桂调集力量,修城筑围,办团防,练商勇,原来的乌合之众,经过杨同桂之手调教,成为一支劲旅,抓获有名盗匪70多名,社会治安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杨同桂到长春仅几个月,史载“吏治大肃”,万民受惠,“颂声盈途”。光绪二十一年四月,长春绅商为他立了一块纪念碑,勒石以志,以示垂久不忘。碑文总结了杨同桂四条为官之道,即为政之勤以教民;为政之慎以保民;为政之廉以洁己;为政之明以爱民。也就是说,一名官员必须做到 “勤慎廉明”。这虽然是封建社会一名好官的标准,但作为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在今天仍有启示意义。在杨同桂的治理下,长春府“百废俱举”。光绪二十一年十二月,杨同桂离开长春时,长春士民遮道泣送,恋恋不舍。

  文武兼备

  被两任吉林将军器重

  杨同桂不仅精通吏治,还对东北史极有研究,著书立说,是一名真正的学者型官员。他年轻时就博览群书,后来又随同东北练兵大臣走遍了黑吉辽三省大地。每到一处,对当时当地的地理、历史无不精细观察,记在心上。在奉天工作时,就与他的朋友写下了《盛京疆域考》;此后还写有《沈故》《吉林舆地略》等史志。也正是因其在这方面的精通,他才被委以吉林志书局“总办提调兼分辑”这一重任。他既要做好管理工作,还要承担一部分书写任务。据记载,《吉林通志》中的沿革考及大事、疆域都出自其手,资料翔实,考据精核,内容丰富,“识者称其精善”。此外,他的文学修养也极为深厚,《长春县志》等志书记收录了杨同桂的《长春怀古》,写的是长春地区从唐到辽金,抚今追昔,感慨朝代更替,文风大气磅礴,沉浑雄厚,展示出杨同桂深厚的历史和文学底蕴。

  杨同桂文武兼备,深得高层赏识。光绪二十二年,朝廷要求北京和各省保荐优秀人才,吉林将军长顺就推荐了刚刚离开长春的杨同桂,长顺在奉折中说他“才识杰出,通达经权,博览群书,留心时事”,这是极为少见的,因为一般的官员也就是8字评语,或者4字评语。

  甚至是长顺的对头,珲春副都统恩泽也十分欣赏他。光绪二十年,恩泽署理吉林将军,奉旨查办长顺,两人非常不和。恩泽任吉林将军后,凡是长顺的决定,“多反所为”;对长顺喜欢的或重用的官员,恩泽也一并打击查办,但杨同桂却是例外,长顺很重用他,他却并“不见疾于恩泽”,这一现象甚至成为当时流行的议论话题,人们都认为之所以如此,是恩泽欣赏杨同桂的才能。事实也是如此,光绪二十一年五月,杨同桂丁母忧,刚回到吉林省,正好是他以同知的身份,在吉林试用一年期满,恩泽不仅没有刁难他,还上奏折说杨同桂“才具优长,通达吏治”,建议以“繁缺同知留省补用”。杨同桂离开长春后,本来应该到北京受皇帝召见,但因署理吉林知府暂未成行,结果竟在光绪二十二年病故,年仅43岁。

  正如《杨同桂传》所说:“从古至今,未有不泽被生民而能名垂于后世也”。在清代长春担任主官的,只有他和李金镛在《吉林通志》中有传;《长春县志》也为其立传,长春人为其刻立纪念碑,是因为其“克己奉公”,为民表率,其种种措施惠及民生。那些时时为人民着想,心中装有人民的人,人民也在历史上给他留下崇高的地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